首頁 - 日志大全 > 正文

領羊 (馬步升)

2018-04-13 16:24:18好文章網-最好的文章閱讀網

在爺爺三周年祭日時,我終于有了參加領羊儀式的資質。此前,是絕對不可以的,非但進不了現場,為防止偷看,管事的會把不滿十二歲的小孩像轟小雞那樣趕得遠遠的,大門口還要留人放哨。孩子的眼睛兼通陰陽,看得見人,也看得見鬼。被鬼魂驚嚇了,或驚嚇了鬼魂,都不是好玩的事情。過了十二歲,見鬼的功能就自動消失了。不知道這是誰編造出來的鬼話。但,沒有一個不信這種鬼話的人。

這是爺爺的魂魄最后一次回家了,從此后,人鬼懸隔,爺爺將安心另外一個世界的生活,與原來的生活和親人徹底劃清了界限。我家那頭老綿羊被拖進了里屋。它不愿進來,屁股死命后縮,可是,它哪里是兩個壯漢的對手。今天,它不是羊,更不是一頭普通的羊。它是我爺爺。爺爺的魂魄將附著于它的身體,把最后的意志傳達給大家。當然,老綿羊不知道它居然有這樣尊貴,它要知道是給我當爺爺的,指不定會樂成什么眉眼呢。我爺爺可不是一般的人,不是誰想當就當得了的,何況羊呢。老綿羊不愿意給我當爺爺,它不是一只輕易屈就的羊。不過,也不排除另一種可能:老綿羊不敢當我的爺爺。爺爺背負著那么沉重的歷史包袱,爺爺活著時,老綿羊已經來到人世了,它大概目睹過年逾古稀的爺爺被那些戴紅袖箍高喊口號的人整治成什么好玩的樣子,爺爺還有那么多兒女,比兒女多出好多倍的孫兒孫女,好似一眼將要干涸的水井,還必須承擔責備眾人的責任,又好似一盞油干捻子盡的燈,自己都黑了,還得為那么多人提供光明。生命難以承受之重啊。

總之,老綿羊在此本該乘風破浪實現生命輝煌的緊要時刻,卻毫無來由地拿起架子了。羊要是拿起架子來,架子再大的人,都是比不了的。它被兩個壯小伙一人扭住一只耳朵,請到了主席臺上。誰見過哪個在主席臺就坐的人,是被揪住耳朵請上來的?也不算主席臺,就是最前排的位置,沒有靠背軟椅香茶水果米高峰漂亮女侍什么的,只有一盆清水。清水也不是給老綿羊喝的。老綿羊似乎也明白,它根本就沒打算喝,看都沒看一眼。它四腿僵立,身子繃直,兩耳豎起,一副提高警惕隨時逃席的架勢。滿屋子的人,男人女人,滿頭白發的,黑發擾擾的,一齊跪下,發出一片凄愴的喊叫。有的叫爹爹,有的叫爺爺,有的叫舅舅,如此等等。我好像什么也沒叫,第一次參加這種儀式,沒有經驗。老綿羊是側面向人的,聽見叫聲,它偏臉一看,傻愣愣地,不知所措。它哪里見過這陣勢呀,平時,這些人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隨便拿鞭子抽它,抬腳踹它,厲聲吆喝它的。此時,卻齊齊跪在它面前,個個涕泗交流。當然,它不知道人向一個目標下跪時所蘊涵的重大意義。要是知道,哪怕知道一點點,也許它會生出些許成就感的。它只有恐懼,迷茫,不知所措。它眼珠子轉了轉,發現無路可逃,就把身體放松了些。大不了一死嘛,哪只羊沒見過人殺羊。人把事情想開了,云在天上水在瓶,云開月出笑一聲,羊把事情想開了,隔斷紅塵三十里,白云紅葉兩悠悠。老綿羊一時端的是了身達命,一眼看破萬年紅塵。

主祭一手輕輕地按住羊頭,撫摸了再撫摸,一手從盆里撩起一把清水,澆在羊耳朵上,輕聲說,您老人家都看見了,跪在您前面的都是您的兒孫后輩,您有什么話要安頓的,您就說啊,都在聽您的吩咐呢。老綿羊覺著耳朵不太舒服,來回掄了掄,點點滴滴清水灑在地上。主祭又撩一把水,澆在老綿羊脖子上,輕聲說,您老人家是不是在憂心大孫子啊,您看看,他就在面前跪著,好著哩。老綿羊沒有反應。哦,您是牽掛二孫子啊,他可回不了家,他在守邊防保衛國家哩,前一段時間立功獎狀都寄回來了。

老綿羊轉了一下眼珠,似在思考什么重大問題。立即有人沖出屋去,把一張紙遞過去,主祭接住,展開給老綿羊看。老綿羊看了眼那張獎狀,偏過臉去。哦,您是擔心小孫子上不了學啊,您老安心,現在上學都要憑本事考的,再不像以前靠推薦走后門了,只要允許考試,咱家的人都沒問題。老綿羊揚起頭,嘴巴一開一合,做仰天長嘆狀。

該問的都問了,搜腸倒肚,由人問到牲口,由國際國內形勢,問到家里的雞毛蒜皮,實在沒什么可問了。我暗中在記數,共問了七十八個問題。三個小時過去了,跪在硬地上,膝蓋疼得受不了,我早想撒尿了,憋得膀胱疼,許多人大概跟我一樣,跪下難受,偷偷坐在地上。大冬天的,地上太涼。三盆清水灑完了,第四盆清水剩一半了,老綿羊全身精濕,地上泥水橫流,可它仍然沒有明確表示態度。爺爺活著時就是一個難說話的人,爺爺的魂魄是否真的附著在羊體,在利用最后一次機會為難人?替爺爺想想,過了這一天,他就要云游遠方,再也回不來了,他高傲了一輩子,在徹底離開時,和親人們多進行一些情感交流,也是人之常情嘛。一作這樣想,我立即跪端正了。領羊順利與否,在于主祭揣摩鬼魂心思的本領,話有三說巧者為妙,要看主祭與鬼魂對話的水平。主祭顯然急了,他有些氣急敗壞地說,跪在面前的都是您老人家的后輩兒孫,您老人家耍了一輩子風光,所謂大人有大量,您還不至于為一些小小的不快跟后輩過不去吧。神經早已麻痹的老綿羊乍然受到主祭大聲驚嚇,豎起耳朵,眼睛死死盯著面前的空地。主祭說,哦,不是啊,我知道您老人家不會跟小輩們計較的,既然這樣,領了羊,大家就送您上路,您是個志向遠大的人,在陽世里實在屈您的大才了。說著,將剩下的半盆清水兜頭澆下,老綿羊一個激靈,全身劇烈抖擻,清水飛濺開來,灑在前排許多人臉上,他們也像羊一樣抖擻。

老綿羊抖擻得四外飛濺的清水,等于爺爺在向人們致答謝詞。這是主祭把話說到他的心坎了,博得了他的同情和諒解,在陽世,他的所有心愿都徹底了了,于此向大家依依作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領羊儀式宣告圓滿成功,爺爺從此將一去不復返。哇地一聲,哭聲轟然而起。

當夜,老綿羊死于羊圈。待人發現時,它的兩眼仍睜得老大。那是一雙極度恐懼的眼睛。

好文章網是最好的文章在線閱讀網站,集愛情、哲理、雜文、勵志、語錄、謎語、笑話等各種文體文章為一體的精品美文閱讀網站。

本文地址:http://www.wwwqdwtdy.com/show-26-244683-1.html

請點擊圖標分享,贈人玫瑰,手留余香0
繼續瀏覽有關: 馬步 的文章
好文章網logo
腾博会娱乐官网 - 腾博会娱乐官方网站